近些年我國物流業發展勢頭強勁,但發展水平還不算高、運行效率低,重要原因是“條塊分割”堵了路。一方面要深化物流業管理體制改革,建立統一開放、競爭有序的全國物流服務市場;另一方面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,著力提升物流企業規模化、集約化水平。
  本期“經濟日報中央電視臺聯席評論”話題——物流業要破“條塊分割”頑疾。
  最近,國務院正式發佈《物流業發展中長期規劃(2014-2020)》,把“打破條塊分割和地區封鎖”作為新時期發展物流業的重點工作,不啻為一劑“良方”。
  物流業是融合運輸、倉儲、貨代、信息等產業的複合型服務業,涉及領域廣,吸納就業人數多,其發達程度如何,直接關係著經濟整體運行效率和質量。物流業越發達,市場越繁榮,經濟社會發展就越有活力。據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統計測算,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每下降0.1個百分點,相當於新增經濟效益500多億元。尤其是隨著國民經濟進入“新常態”,物流業對工業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、農業現代化的支撐作用更加明顯。
  近些年,我國物流業發展勢頭強勁,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總體呈下降趨勢。但也要看到,與經濟發展的需求相比,物流業發展水平還不算高。據統計,去年全年我國社會物流總費用為10.2萬億元,與GDP的比率高達18%,此比率不僅高於美國、日本和德國9個百分點左右,高於全球平均水平約6.5個百分點,甚至高於“金磚”國家印度和巴西6個百分點左右。更令人憂心的是,這種成本居高不下狀況已延續多年。2000年全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為19.4%,2008年降至18.3%,最近6年多幾乎沒怎麼降。
  物流運行效率低,一個重要原因是“條塊分割”堵了路。比如,我國公路、鐵路與民航、港口,在組織方式、服務規範、技術及裝備標準等方面相距甚遠,運輸一體化趨勢受到現行條塊分割的管理模式的阻礙;又如,地區之間、城鄉之間乃至一個居民小區內部,都存在較突出的“封鎖”問題,這不僅表現在很多便利優惠措施只是針對本地物流企業的,而且體現在不同地區運輸系統之間缺乏相互銜接的樞紐設施,結果導致無效環節增加,物流效率降低。再比如,缺少全國統一的物流標準,各個環節自成體系,難以實現信息的交換和共享,難以形成完整通暢的供應鏈。
  破“條塊分割”乃當務之急。《物流業發展中長期規劃(2014-2020)》針對物流業這一“頑疾”開出的“藥方”,符合物流業發展實際,找準了推動發展的“突破口”,乃促進物流業健康發展的“及時雨”。當前,要千方百計讓這場“及時雨”真正落地。
  破“條塊分割”,除了要著力加強城鄉物流基礎設施網絡建設,解決突出的運輸“卡脖子”問題外,關鍵還要靠改革。一方面,要深化物流業管理體制改革,進一步簡政放權,打破行業、部門和地區分割,統籌城市和鄉村、國際和國內物流體系建設,清理和廢除妨礙全國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,建立統一開放、競爭有序的全國物流服務市場。如果繼續實行一地一個政策,一地一個標準,繼續對外地物流企業實行歧視政策,那就無法形成全國貨暢其流的大通道、大市場,物流業也就勢必難以走上健康發展通途。另一方面,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,著力提升物流企業規模化、集約化水平。我國物流“小、散、弱”問題很嚴重,工業企業中約8成的原材料物流由企業自身或供應方企業承擔,有輛貨車就“開張”的大有人在。物流企業的這種現狀,使得統一標準的難度很大,必須更加註重發揮市場的資源配置作用,推動物流企業通過參股控股、兼併重組、協作聯盟等方式做大做強,通過規模化經營提高物流服務的一體化、網絡化水平。(馬志剛)  (原標題:物流業要破“條塊分割”頑疾)
創作者介紹

火雞

ptguek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